<table id="eggc4"><noscript id="eggc4"></noscript></table>
  • <table id="eggc4"><noscript id="eggc4"></noscript></table>
  • <table id="eggc4"><noscript id="eggc4"></noscript></table>
  • 貴州古邑艾竹堂經絡養生有限公司

    核心產品

    — 新聞動態 —

    新型苗藥竹罐針灸術

    新型苗藥竹罐針灸術

    美麗的傳說,神奇的苗醫藥
      在湘黔邊區的苗族民間,相傳有一位苗族藥王爺是一個周身透明、狀如玻璃、有翼能飛的神人。他不畏險阻,披星戴月為人民尋找藥方”。傳說有一天,“他嘗了一味蝶形蘭花的草根,頓時滿口麻辣味,急忙用水吞下,一時間,大腦如昏如麻,失去知覺。醒后回憶說:‘這草好生厲害,剛才我腦殼像爛了一樣。’同行的人一看,驚到:‘藥王,你全身都黑了!’藥王一看果然全身不再透明,就將這草取名‘草烏’”。這個傳說流傳很廣。在苗族地區傳頌著這樣的歌謡“一個藥王,身在八方;三千苗藥,八百單方”。至今黔東南等地的苗醫,還非常崇敬“藥王”,在行醫過程中治好病,就要以殺雞祭祖的方式來敬祭“藥王”。

    苗醫特色
      苗族歷史悠久,大約在5000年前的炎黃時代苗族先民就登上中華文明的歷史舞臺,那時生活著三個最強大的氏族部落聯盟----炎帝、黃帝和蚩尤。以蚩尤為首的九黎部落和各部落聯盟為了各自利益相繼發生戰爭,“黃帝和蚩尤九戰九不勝”,最后在涿鹿大戰中,蚩尤被黃帝所殺,蚩尤部落一部分融入華夏民族之中,另外一部分則被迫向南遷徙。經過多年生息繁衍,又形成一個強大的部落聯盟,稱為“三苗”或“三苗國”

      由于歷史的遷徙,苗族群眾多聚居在山區,生產生活條件十分惡劣,山高路遠,氣候潮濕且變化很大,蟲蛇野獸經常出沒,又因居住地與外界長期相對隔絕,在“蠻不入境,漢不入洞”的禁令下,診治疾病只能靠自己用一些草藥和請巫師來治療,既所謂的“神藥兩解”,所以苗族群眾普遍都能認識一些防治常見病的藥物,在長期的實踐中積累了極其豐富的診療經驗,為苗族醫藥學的形成和發展奠定了深厚在基礎。


      苗族醫藥的起源很早。苗族民間有“千年苗醫,萬年苗藥”之說,而苗族醫藥見諸史籍的時間也很早。西漢劉向在《說苑·辨物》中說:“吾聞古之為醫者曰苗父。苗父之為醫也,以菅為席,以芻為狗,北面而祝,發十言耳。諸扶之而來者,舉而來者,皆平復如故。”“苗父”者誰?有的學者認為:“劉向《說苑》說上古有人名苗父,……這個苗父就是黎、苗族的巫師(巫醫),巫師治病主要是祈禱禁咒術,但也逐漸用些酒、草等藥物”《中國通史簡編》。


    苗醫藥概況

      苗族是我國古老的少數民族之一,勤勞的苗族同胞依靠貴州得天獨厚的苗藥資源,并代代苗醫口傳心授的積累醫療經驗形成獨特的苗醫學理論,有“千年苗醫,萬年苗藥”之說。

    苗醫藥的起源與發展

      在我國豐富的民族醫藥寶庫中,苗醫藥與藏醫藥、蒙醫藥并稱為我國三大民族醫藥,但是對于現代人來說,無論是苗醫與眾不同的治療方法,還是苗藥生氣獨特的功效,都了解得不多。苗族醫藥的起源很早。苗族民間有“千年苗醫,萬年苗藥”之說,而苗族醫藥見諸史籍的時間也很早。
      “西漢劉向在《說苑·辨物》中說:“吾聞古之為醫者曰苗父。苗父之為醫也,以營為席,以芻為狗,北面而祝,發十言耳。諸扶之而來者,舉而來者,皆平復如故。”
      “苗父”者誰?有的學者認為:“劉向《說苑》說上古有人名苗父,……這個苗父就是黎、苗族的巫師(巫醫),巫師治病主要是祈禱禁咒術,但也逐漸用些酒、草等藥物” 。有學者認為,漢族文獻所記的苗父,就是苗族傳說中的“藥王爺”。


    苗醫特色

      苗族醫藥和苗族的神秘文化密不可分,苗族文化豐富多彩,具有自己的特色。眾所周知,由于歷史和地域等種種特定原因,苗族文化仍然保持和傳承著遠古華夏先民文化和古樸的原生態。苗族醫藥不可避免的帶有濃厚的神秘色彩,至今仍然保持著某些原始的狀態。苗族民間治病往往心身同治。所謂“神藥兩解”,苗藥主要是用獨門絕技單方,而治法則比較原始,巫、醫不分。
      苗醫藥和祖國醫學是同根同源,是祖國傳統醫學的組成部分,并且兩者命運永遠總是息息相關的。事實上,在歷史的長河中,苗族醫藥借用漢字傳承的部分,可能被中醫藥典籍所吸取而融入傳統醫學寶庫中進而成為“顯世醫學”的組成部分。


    神奇的苗醫藥
    苗地多藥耳,其藥名詭異

      貴州地處云貴高原東部,緯度低,重巒疊嶂,此起彼伏,屬高原山區。“蒼山如海,殘陽如血”,偉人的感慨是對貴州地形特點的一個寫照。民間常常傳頌著這樣的歌謡“貴州生在山窩窩、不怕戰爭不怕拖、東邊飛來原子彈、西邊還在唱山歌”由于這種地形特點,隨著山勢高度變化而形成了亞熱帶、溫帶和寒帶交織的立體氣候,雨量充沛,獨特的喀斯特地貌,山山有泉,縣縣有水,在這種特殊地理特征條件下,動植物品種繁多,礦產資源豐富,所以,被列為我國四大藥材產地之一。

      貴州藥材,生長在特殊的生態環境中,造就了獨特的藥效成份結構,這些藥材被苗族先民創用后,如同藏藥、蒙藥一樣,特殊的產地,特殊的用法,有著說不清的神奇療效。因為先民長期遷徙且分散寨居,苗族成為只有其獨特語言體系,卻沒有文字的民族。所以,他們只能沿襲祖祖輩輩的語言表達形式和對某些事物的稱謂,以及方言土語習慣。因此,根據藥材生長的環境差異,用藥部位不同,他們對藥材名稱的稱謂也不同,例如生長在不同環境中的藥材菟絲子,長在土中稱為菟絲,長在木上稱為“女羅”,八角蓮,四塊瓦,矮坨坨,千里光,倒竹傘 。 

      鑒于以上所述,生長環境不同,用藥部位不同,用法習慣不同,名稱叫法不同,加上藥效神奇,使外族人不知所措,顯得詭異不解,因此,在很多廳志中都有記載,其中《鳳凰廳志》中云:“苗地多產藥耳……其藥名詭異,非方中所載,奏效甚捷。”

    苗醫特色

      苗藥命名,有的突出藥物的特殊形貌,有的反映藥物的特殊氣味,有的則根據藥物的特殊功效……,總之,命名形象而具體,注意實際,易懂易記。苗醫很重視藥物的功效,為此還編出許多口訣,各地均有,生動易記。苗藥在加工炮制及劑型方面,苗族醫師除多數主張用生藥外,還懂得將藥物通過曬、炒、浸、酒制、醋制、茶制、尿漬等加工方法,使藥物減低毒性,提高藥性。在用藥上主張“立方簡要,“一方一病”,“對癥(病)下藥”,以單驗方治病為主。民間有“三千苗藥,八百單方”之說,事實上不止如此,僅湘西一帶,單方達1000多個。

      于苗族歷史上無文字,對其醫藥的發展,歷代文獻記載甚少,但經過近年的實際調查,發現了苗族醫藥歷史悠久,特色鮮關嶺、鎮寧、紫云苗醫外出行醫時,除用草藥外,還喜用耳針、硫黃針、糖藥針、膏藥外敷、放血、推擦、刮痧等外治法,廣西融水苗醫用藥物煮沸淋洗治精神病、癲癇等,都很有效。



    神奇苗藥

    • 靈芝
    • 千里光 倒竹傘 燈芯草 紅火麻
    • 黑骨騰 透骨香 千舌條草 螞蝗判草
    • 蛇泡草 四塊瓦 八角蓮 常山
    • 神奇苗藥
    • 山當歸 白龍須

    新型苗藥竹罐針灸術

    苗族藥物性味及功能分類

      苗族藥物將臨床用藥總結為兩大類,一類是冷藥,另一類是熱藥。藥物又分為酸、甜、辣、麻、澀、辛、淡等七味。 

      用藥的基本原則是:熱病用冷藥,冷病用熱藥。 

      按“五經”的用藥原則是:凡味甜、麻、香、辣的藥物屬熱藥,歸屬冷經;香、辣的藥物同時歸屬于快經、半邊經;凡味酸、苦、澀的藥物屬冷藥,歸屬熱經。 


    新型苗藥竹罐針灸術

    苗族醫理模式

      苗族醫生在認識、診斷疾病、治療方法、理論基礎等方面有其民族特點,逐漸形成了苗藥的“綱、經、癥、疾”理論模式以及“熱病冷治、冷病熱治”等用藥規律。苗醫對人的生理、病因醫理等的分析,診辯,其理論與中醫不同。如苗醫對于疾病的分類有“三十六風”、“七十二癥”等學說。在病因、病理、癥狀、診斷、治法、用藥、預防等方面都有自己獨創的理論。 

      苗醫的診法也十分獨特,診斷病情常用望、號、問、觸,彈、蛋、聽、嗅,八種診斷方法。

      苗醫在長期的臨床實踐中,以外治為精,創造了簡、便、廉、效的治療方法幾十余種。最著名的有薰蒸療法、滾蛋療法、弩藥針療法、紙火灸療法、化水療法、挑筋療法、發泡療法、佩戴療法、火針療法、酒火灸療法、燒藥火療法、放血療法、玉杵點穴療法、藥熱敷療法等,均很有特色。


    新型苗藥竹罐針灸術

    苗族的行醫特點

      悠久的苗族發展史,必然存在悠久的苗族醫藥史。在民族的生存、斗爭和繁衍方面,苗族醫藥的作用占有特殊的地位。苗族人民在長期同疾病作斗爭的過程中,積累了豐富的醫療經驗,具有獨特的民族風格和濃郁的鄉土氣息。

      在我國近代史上,曾多次爆發以苗族農民為首的農民起義,涌現出眾多有精湛醫術的苗族醫生,在治療刀傷、槍傷、骨傷等方面取得了極大的提高。當年北洋政府總理熊希齡對苗醫只用藥物使子彈從肉體中退出驚嘆不已,揮筆寫下:“子彈無足自退出,全憑苗醫華佗功。”

      治療外傷技術是苗族人民不屈不撓長期征戰的必然結果。苗族醫師不僅在反封建、反壓迫的斗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而且也為中國革命作出了自己的貢獻。紅軍長征經過湘黔地區時,苗族醫師以自己精湛的醫術為紅軍傷病員服務,受到賀龍同志的贊揚,并多次強調要動員苗族醫師隨軍前進(引自《紅旗飄飄》)。

      外出行醫也是苗醫一大特點。隨著苗族地區經濟和文化的發展,苗族醫藥逐漸受到廣大城鎮人民的喜愛。他們除了在市場上擺攤賣藥,行醫治病之外,往往爺孫相攜,夫妻相伴,外出行醫,足跡遍及祖國大江南北,聲譽傳遍長城內外。


    取法于弩藥針療法

      雖然苗族生活在植被繁茂、藥物豐富的地區,但苗族早期遷徙頻繁,所到之處大多是人跡罕至的荒僻山區和瘴癘之鄉,自然條件十分惡劣。苗族的許多有名的治療方法和用藥經驗,就是來源于這種生存斗爭。如苗醫著名的糖藥針療法,是一種獨特的外治療法,此法廣泛流傳于貴州西南和西北大部分地區,貴州關嶺鎮寧、紫云等地的苗醫,用此法幾乎走遍了全國各地。

      糖藥針療法溯源于古老的弓弩上應用的弩藥,從弩藥的成份上看,主要是古代苗人將“見血封喉”的劇毒藥汁敷涂于弩箭尖上,以獵取虎豹等兇猛動物,但其他民族也有弩藥,而苗族都能將它應用在治病上,可謂是一創造。苗族在應用弩藥的漫長過程中,配制者為適應治病的需要,有意減去了其中的劇毒成份,加入蜂糖等降低藥物毒性的成份,用特制的排針或三棱針沾藥汁刺于患處,其操作簡便,治療迅速,副作用小,糖藥針是苗醫獨特的外治法,是起源于苗族古代狩獵活動而發明的弩藥,這正是苗族醫藥起源于古代生活和生產實踐的有力佐證。苗藥竹罐療法即將弩藥配方及民間驗方配成藥包或外敷擦劑,結合彈式三棱針針刺放血,將藥氣引入病灶區域,達到治療疾病的目的,該療法既發揮了苗藥的獨特功效,又將苗藥與拔罐、刺絡排瘀、放血療法、針灸點穴、現代醫學,無菌觀念組合在一起,療效更好更安全。避免了交叉感染。


    新型苗藥竹罐針灸術

      由于苗族本身無本民族文字和史實的記載,故其醫藥的起源難于考證,但從眾多的其他文獻和傳說、古歌中,仍可窺知其具體情況,其特點一是起源較早,歷史悠久;二是起源于苗族人民生產和生活實踐。苗族由于生活于藥物資源十分豐富的地區,較早地了解和掌握了植物的知識和藥用價值。至今在苗族地區,幾乎每人都能認識掌握幾種甚至幾十種藥物治療方法,有些地方家家戶戶門庭院落房前房后皆種植一些常用藥物,形成人們應用草藥極為普遍的特點,具有“百草皆藥,人人會醫”之稱。

      苗族是只有語言而沒有文字的民族,所以苗醫沒有付諸文字的醫藥論著,僅以師承父授,或以苗醫歌訣口傳心授為傳播方式。很多人都知道有句話評價苗藥和苗醫,叫做“知其好,不知其為何好”。這是苗醫苗藥難以為外人所知的原因之一。


    新型苗藥竹罐針灸術

      鑒于苗族沒有文字,苗族醫藥的傳承主要是拜師學藝,口傳心授的方式。相對于那些登上大雅之堂的,地位比較顯赫醫學的“顯世醫學”來說,口傳心授沒有能夠登上大雅之堂而帶有濃厚神秘文化色彩的部分,便是所謂之“隱世醫學”即(苗醫藥學)。

      因種種條件的制約,發掘整理,興滅繼絕,弘揚光大,有相當的難度,得靠持久的努力,不可坐視其處于自生自滅狀態,甚至后繼乏人。為此,我們必須挖掘、整理、提高、規范,完善苗醫藥理論,是提高和發展苗族醫藥最好最便捷最可靠的途徑之一。

      總的來說,苗族醫藥經過數千年的文化沉淀和無數代人的實踐積累和潛心研究,已經成為一個理論體系較為完備的獨立學科。

      在國家大力推進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發展中醫藥和民族醫藥的新形勢下,人們健康觀念的變化和醫學模式的轉變,以及老齡化社會進程的加快,苗藥的價值在國內外引起了越來越多地關注。貴州苗族在長期與疾病作斗爭的實踐中,積累了豐富多彩的獨特醫藥經驗,形成了苗藥鮮明的特色,它以地道藥材,偏方治大病,療法簡單易行,深受百姓歡迎喜愛。與其它各民族醫藥共同構成了我國傳統醫藥,成為我國乃至世界傳統醫藥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人類共同的財富。貴州苗藥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為“2005年最佳促進可持續性發展文化實踐獎”。苗藥是全球唯一被選中獲獎的民族醫藥文化。在全國創造了六個第一:申報品種數量全國第一,申報品種評審通過率全國第一,品種劑型的數量占全國第一,民族藥生產企業通過GMP認證的數量全國第一,民族藥的銷售量全國第一,獲得中藥民族藥獨立知識產權證書的數量全國第一。


    苗藥竹罐紙火灸療法

      苗藥竹罐紙火灸療法是苗醫常用特色外治法之一, 主要是采用有千年苗醫,萬年苗藥之稱的有活血化瘀、溫經通絡、祛寒除濕。解毒抗炎等獨特功效的天然野生的苗藥煮罐后進行刺絡拔罐排瘀 就是將拇指粗細的竹罐放入煮苗藥的鍋內煮沸,然后尋經取穴,在適當的穴位上將皮膚扎針刺破,把已經加熱的竹罐從藥鍋內撈出,趁熱拔在患處。等到竹罐內的水蒸汽溫度降低后凝結成水,就產生很強的負壓,通過藥力、熱力和竹罐的吸力將患處的瘀血順利地排出來,使氣血暢通,消除病痛。竹罐刺血療法屬于刺血療法的一種,千百年來一直是秘而不傳的民間治病絕技。

      苗藥竹罐療法就是講苗醫外治法與竹罐刺絡排瘀法相結合。既發揮了苗藥的獨特功效,又發揮了竹罐刺絡排瘀的特長,體現苗醫理論 “氣以通為用,血以散為安。”。具有促進局部血液循環,解痙,增強局部新陳代謝的作用,如腰腿痛、神經痛、風濕、類風濕、痛經、前列腺炎等。是苗醫排毒攻毒療法的代表之一。

      功效:其將藥物的有效成分通過藥煮竹罐的圍熱作用,將藥氣沿針刺部位送入人體皮肉與經脈之間,發揮解毒、散寒、舒筋活血、通絡開竅、化瘀消滯等作用,促使人體經絡、血管上下交環,解除瘀阻而得到調和通暢,從而恢復各自的正常功能。從而達到治療疾病的目的。


    苗醫藥特色療法的傳承及創新

      傳承:竹罐刺絡療法治療疾病由來以久,相傳是1800多年前,華佗結合了拔罐和刺血療法的優點,發明了中藥竹罐刺血療法,相傳華佗曾用此療法給曹操治療過頭痛病。 我縣猴場鎮苗醫就常用苗藥配合竹罐刺血(局部刺絡后用苗藥煮罐后拔患處)療法治療頸肩腰腿痛疼痛,并取得滿意療效。既發揮了苗藥的獨特功效,又傳承了竹罐刺血療法的優點  因為苗藥,生長于遠離塵囂的苗區深山,千萬年以來,吸收了無盡的天地靈氣。苗醫,傳承苗族千年醫學秘術,發揮獨特的地理條件和豐富的藥材資源,調配草藥中所具有的特性與萬物相生相克的道理,得以煉治出良方以解病疾。民間就常有“千年苗醫,萬年苗藥”之說由于苗人所處生活環境多在深山,土地貧瘠,交通不便,身染疾患時,只有就地取材,利用時代相傳的秘方,采挖一些草藥來解病疾,在上千年的用藥實踐中,通過不斷的積累、改良,形成了自己一套苗人獨有的治病良方。苗醫外治法多種多樣,以“疏通筋脈,通氣散血,拔毒祛風”,效果悅人,苗藥竹罐療法是苗醫外治法之一,運用刺血對筋脈的刺激及苗藥“四大血”等辛溫活血通絡的藥來達到“疏通筋脈,通氣散血,拔毒祛風”的治療作用 。法集刺絡、拔罐、熱療、藥療與一身,見效快、療效好。

      現代醫學認為:竹罐具有機械刺激作用,竹罐在藥鍋內煮后,罐內形成負壓吸力甚強。可使局部毛細血管充血,甚至破裂,紅細胞破壞表面瘀血,出現自家溶血現象,隨即產生一種類組織物質,隨體液周流全身,刺激各個器官,使其功能增強,提高人體抵抗力,此外,負壓的刺激通過皮膚感受器和血管感受器反射途徑傳至大腦皮層,調節興奮和抑制過程,使之趨于平衡。竹罐還具有極強刺激作用和藥物作用特點 。

      針具創新:傳統的苗藥竹罐療法在操作過程中,刺絡工具大都為瓦片及破碎的玻璃片。或者廢棄的注射器針頭。容易感染多難以控制針刺的深度而給患者帶來疼痛,且皮膚角質層屏障限制了弩藥滲透局部和經皮吸收的生物利用度,從而降低了患者對此療法依從性及其臨床推廣應用,改良后的彈式三棱針正好解決了這一技術難題。改良后的 彈式三棱針技術可以直接刺入皮膚。還可以達到筋膜層 給藥快速準確且不良反應小;并可根據患者局部皮膚的具體情況靈活調節 三棱針的深度,且一次性針頭避免了患者之間的交叉感染 ,有利于臨床推廣應用。 

      藥物組方創新:在傳統組方的基礎上,結合我縣古邑鎮苗醫的治病特點,特別是有五代苗醫傳承的苗醫老潘秘傳經驗總結出“古邑秘傳方”進一步擴大了組方范圍:鬼針草高血壓苗藥秘傳方、糖尿病苗藥秘傳方、和尚頭痛風苗藥秘傳方、白龍須風濕骨病苗藥秘傳方、一把傘失眠苗藥秘傳方。靈芝冠心病、高血脂、高血壓、高血糖苗藥秘傳方、鎖陽前列腺腰痛秘傳方。

      理論創新:將中醫經絡經筋理論。軟組織外科學理論。骨正筋柔學說、苗醫四大筋脈理論用于指導臨床,將針灸與苗藥竹罐療法一起組合來治療疾病,臨床取得滿意療效。新型苗藥竹罐針灸劫刺點經筋療法將“劫刺點經筋療法”與中醫“圓運動氣血循環理論” “子午流注”理論。“陰陽五行”學說相結合。運用“五行舌診診斷法”,將中醫“內病外治”“外病內治”靈活運用。比如五行舌診發現“肝郁氣滯”,就要對胸腔及肝筋的循行路線進行檢查,同時調整經筋痹癥及胸腔的解剖結構。對許多慢性病、疑難病、雜病方面的治療有較好的指導意義,做到筋骨氣血同調,行氣和血之效

      精準治療:苗醫四大筋脈理論中有“筋行氣,脈行血”的論述,筋脈的特點是“以通為用,以暢為安,以塞為病,以絕而亡”,苗醫外治法多種多樣,以“疏通筋脈,通氣散血,拔毒祛風”,這與中醫的“衛(氣)脈外,營(血)行脈中”“不通則痛、痛則不通,通則不痛”很相似。由此可以看出,筋行氣與衛行脈外中的筋與衛外系統是調節“氣”的系統,脈行血與營行脈中是血循行系統,刺激筋及衛外系統可以調節氣,從而可以促使血液循環營系統發生相應變化而達到治療疾病的目的。

      “骨為干,脈為營,筋為剛,肉為墻”骨是支撐體系。筋是網狀的綱領體系,肉是充實體系及調節體系,相當于法碼,根據筋骨平衡的需要而自動增加或減輕。脈是供給及運行體系,將血液中的營養輸送到需要的地方,受衛氣的控制。

    素問?生氣通天論》:“謹和五味,骨正筋柔,氣血以流,腠理以密,如是則骨氣以精,謹道如法,長有天命。”  骨正者,骨的正常運動功能,正有從一從止從足之意。意思是骨的正常功能活動范圍,筋柔則,筋要能屈能伸也,柔在說文中有:能曲能直叫柔,直者能曲,曲者能直叫柔講的是筋正常的功能活動。如果筋病了,則<素問長刺節論》:“病在筋,筋攣節痛,不可以行,名曰筋痹。”有筋肉攣縮緊張,骨關節疼痛的癥狀,所以臨床中觸診斷及主訴就很重要,劫刺點筋經療法對各條肌肉的觸診有較祥細的方法。更能準確診斷,有的有癥狀及壓痛點,有的只有筋肉緊張沒有壓痛點。達到《素問·調經論》曰:“病在筋,調之筋;病在骨,調之骨。燔針劫刺其下及與急者;病在骨,焠針、藥熨。

      追風傘、青風藤、黑骨藤三味主藥材與數十種當地獨有的藥材組成,對急慢性風濕性關節炎、類風濕性關節炎等疾病均有明顯療效。

      紙火療法"是專對骨科疾病的患者。該法是在施治的穴位或部位點燃藥紙,通過穴位、部位的強熱刺激和藥物成分的雙重作用,達到刺激生靈能,扶助內能,舒筋通絡,溫散冷毒,祛除毒邪,促進康復的目的,體現苗醫"氣以通為用,血以散為安"的理論,具有促進局部血液循環,解痙,止痛和增強局部新陳代謝的作用,可以祛風除濕,舒通筋脈,散寒止痛,通氣散血。貴州苗藥處于貴州黔西南黔山秀水,地理條件優越,大山瑰寶,遍地都是新鮮藥材,黑骨藤、四塊瓦、川穹、見血飛、雞血藤這些治療骨病的藥材配方都能第一時間采摘入藥,保證了藥草的鮮活性,這是來自大山的饋贈,也是來自苗族醫藥心口相傳的承載。多難以控制針刺的深度而給患者帶來疼痛,且皮膚角質層屏障限制了弩藥滲透局部和經皮吸收的生物利用度,從而降低了患者對此療法依從性及其臨床推廣應用,改良后的弩藥針正好解決了這一技術難題。改良后的弩藥針技術可在皮膚角質層上打開垂直可見的通道,給藥快速準確且不良反應小;并可根據患者局部皮膚的具體情況靈活調節弩藥針的刺激頻率和深度,且一次性針頭避免了傳統弩藥針導致患者之間的交叉感染。


    慢性病的診斷治療思路

      內經指出:正氣內存邪不可干,明代名醫張景岳認為“陽動而散故化氣,陰靜則凝故成形”

      正之意:從一從足從止也,守一為正。一動,動則生陽,陽動而散故化氣,一靜,靜則生陰,陰靜則凝故成形,是一的動靜有止才能產生正氣。一者,坎中一陽也,坎中一陽的溫升生發則陽動而散故化氣,即冬至一陽生也,坎中一陽的斂降則陰靜則凝故成形,即夏至一陰生也。即清升濁降也

      一升一降化生中氣。一的運動受中氣的需求所控制。一的圓運動受阻,則中氣不能化生,則諸疾生也,故有允中執一之說,以一以貫之之說也,多言數窮,不如守中。一為陰陽合一之運動也。然清陽不生,為寒濕所困,濁陰不降,為燥熱所擾。重在清陽之生,生清陽是本,降濁陰是標,所以然者,水能克火,火不能克水也,降濁陰之后必生清陽。一藏與精氣之中。濁陰之降,必也辛溫化霧成氣(生溫),在用甘寒斂降以涼降則陰液生也。如半夏與五味子,麥冬之類配伍。清陽之生,必溫經散寒為主。

       外治方法是在人的體表太陽區作刺激,刺激了人體衛氣的感知系統,從而引起營系統的血液循環重新分部能量,形成太陽太陰之間的氣血運動 ,恢復大自然的正常氣候功能。“聚則成形。散則成風”成氣也。把有害變成有利也可以促使人體臟腑組織器官功能也隨之而變化, 從而可激發,恢復人體內本能的新陳代謝及能量代謝即自愈力,產生正氣(陰陽自正中氣自生叫正氣)。達到消除疾病的目的。 

      火土合德,火得土藏,濁陰自降。培土生金(津)也。水土合德。水得土蓄則清陽自生。扶木松土而水得蓄也。



    特色療法

    • 壓痛點分布圖(筋行氣-治筋調氣)
    • 脈道分布圖(脈行血-刺絡調血)
    • 脈道分布圖(脈行血-刺絡調血)
    • 特色療法
    • 特色療法
    • 特色療法
    • 弩藥針療法
    • 苗藥火療
    • 竹罐紙火灸療法